修洌

小透明/基三/网王/全猎/银魂本命番/码字/画画/cos然后play/常驻JJ/一起来玩耍?

锦里夜色

内容同上

爱你们啦

本来想拍双流夜景的,结果熏风塔已经关了,残念

要走了ORZ

高三狗没有修图T T

远离网络的生活,大概维持八个月

爱你们

【生日贺文】这是要写小半年的生日贺文

           写给基友 @一川向晚 的生日贺文!

                  今天6.28写到11.14。周更。

①26字母。基友点单词。

②原创人物。算不算得上cp基友判断。

③文风不同。视情节而定。不是我精分!!!

④最重要的一点文笔差,往下翻之前务必做好心理准备。

请勿带入现实。小说毕竟是小说,冷静观文,角色思想不代表作者观点

                              以上。(以后想到啥了再补充:)

————————————————————————————————

ACORN

  John醒了,他揉了揉自己的脑袋,支撑起身子坐在床上。他的目光涣散,大脑里也是空空荡荡的,偏过头,看到窗外塔形树冠,连成一片绿荫的橡树他才慢慢回过神来。楼下传来妻子Mary做饭的声响,John随意的套上宽松的短裤和背心就下了楼。洗得有些发白和缩水的背心勒得他有些不舒服,John咕咕囔囔的咒骂着。冲着妻子打了声招呼,就拿起了桌上的沾有许多酱料的报纸看了起来,尽管报纸的边角都有些泛黄,即使上面的内容他早已稔熟于心。

 

  许久,妻子的早饭还未做完。Jon不耐烦的抖了抖报纸,踹了一脚桌腿。妻子不敢再发出哪怕一丁点的声音,怕惹怒自己的丈夫。这个时候,一个小小的稚嫩的女声在John的背后响起来,“Dad?”那声音怯怯的,John转过身去,他的小女儿Tina穿着白色的睡裙,抱着一个旧兮兮的兔子玩偶,低头喊他。

 

  顷刻间John的面部一下狰狞起来,仿佛对面站着的是世上最令人嫌恶的东西。他想起来了。这个小畜生,是他前妻和她的奸夫的孽种!John怒火攻心,用尽全身力气一般朝着女孩的脸扇了一巴掌,Tina尖叫起来,开始嚎哭,一直没有发出声音的Mary也大叫着跑了出来,请求John住手。John只觉得自己的血液在燃烧,重重的喘着粗气,眼睛瞪得大而圆,就像一头发疯的公牛。

 

  要知道,发起疯来的公牛会顶死人的。Mary阻止不了John魔鬼一样的暴行,她只能尽量的挡在女儿的面前,让更多的伤害落在她的身上。John想要打死那个他妻子不忠的证据,这样他的心里或许会好受一些。不,也不行,Mary背叛了他,他一直“深爱”的Mary也背叛了他。不,这不行,Mary也必须死。只有Tom,只有Tom是属于他的。John此刻仿佛有着无穷无尽的力量,他一把推开妻子Mary将Tina高举起来,然后又重重的扔下,可怜的Tina就这样被活活摔死在了地上,她静静地瘫软在冰冷的地上,直到身体也和地面一样的僵硬。Mary抱着小女儿的尸体嚎啕大哭她大骂John是个魔鬼,他死后一定会下地狱的。此刻的John已经从墙角里找到了一根棒球棍,面无表情的高举起球棍。

 

  “Dady,你在做什么!?”John的大儿子Tom站在二楼的楼梯口,震惊的看着楼下发生的一切,他可爱的小妹妹此时正无声息的躺在妈妈的怀里,爸爸高举着棒球棍准备朝妈妈的头砸去。Tom极快的冲下来,想要夺走John手里的球棍。在他赶到之前,John朝着他咧嘴笑了笑“Tomy,等我。”他的手,快速的挥了下去。“嘭”的一声后,Mary的身体也软软的倒了下去,脑浆迸射了一地,他扔掉球棍想要伸手去抓Tom,奈何Tom已经向着门外冲去,跑进了橡树林里。John紧跟着跑了出去,边跑边叫喊着“等等我!等等我!”Tom的身形完全隐匿在了树叶间,John不确定Tom是不是爬上了哪一棵树,伏在树枝上,用浓密的深绿色的叶子作为遮掩。

 

  “Tom,出来吧,爸爸看见你了。”John面色紧张,担心自己的小Tom会突然从哪棵树上摔下来,把自己摔伤。“Dad...”Tom的声音就像是从远处山谷里飘来的一样,又像是就在头顶一般,John在树林里不停地不停地奔跑着,这片半院大的树林也好像没有了尽头,他始终找不到Tom的身影。“No,No,No!”John好像随时下一秒就要崩溃了,即使腿部已经开始发出抗议,即使汗水浸没了他的衣裤,但他仍像个野兽一样狂奔,嘶吼“Tom,不要离开我!!”

  “呼。。。”John猛地睁开眼,发现自己居然在候机厅里睡着了也没有人叫醒他,轻声低咒。一觉醒来,刚刚的梦境已然忘得干干净净的了。身体的酸软只当做是在椅子上熟睡,姿势不当的缘故。错过这一班去前妻那的飞机也不算运气很差,其实他并不知道该怎样和前妻与同他没有血缘关系的女儿相处。John揉了揉脑袋,想着一会给Mary打个电话道个歉,先驱车回家将Tom从邻居家接了回来。当他赶到邻居家时,Tom正在帮邻居家的孩子摘橡树子,留着喂松鼠,看到这充满童趣的一幕John不禁失笑,原本很开心的Tom在看到出现在面前的爸爸瞬间垮下了脸。

 

  John也不气恼,因为有一天的空闲时间,他许诺带Tom去任何他想去的地方。

 

  然后他们就来到了位于城中心的游乐场。

 

  John其实是不大喜欢来这种人多的地方的,他更喜欢自己一个人待在角落里思考自己想要的,就像现在正在做的一样,他自己一个人,坐在角落里,看着各个游乐设施给他的儿子带来快乐,如果不是亏欠的太多,他并不愿意用这样一种小心翼翼的态度对待自己的孩子。就好像那种血缘的羁绊就像是一根头发丝一般脆弱,轻轻一扯就断了。

 

  Tom正在坐过山车,尖叫声一波接着一波。

 

  John的手机响了,他打开手机发现是陌生电话,犹豫了片刻接了起来。对面低哑的声音透过听筒传过来有些失真,仿佛有个人正趴在他的耳边低语。John正听着,腾地一下站了起来,朝着过山车的方向奔去。

 

  电话那头的人说,当过山车到最高点的时候,他放好的炸弹就会爆炸。

  

  John没有怀疑这通电话的真实性,也没有去报警,过山车到达顶点只有不到半分钟的时间了,他没有办法在这么短的时间跑向控制室,向工作人员解释清楚要求停车,只能紧紧的盯着过山车一点一点向最高点靠近,John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他只期盼此刻的过山车能发生故障,突然停下来。他对电话里的人安放了炸弹这一点深信不疑。

 

   幸运之神没有降临。

 

   过山车在靠近最高点的时候爆炸了。

 

  机器的残骸受到冲力向四周坠落,又是一阵尖叫声此起彼伏。

 

  John没有闪躲,他朝着事故地点跑去,想要找到Tom,一个毫发未损,活蹦乱跳的Tom.

 

  今天Tom穿的什么衣服?哦对白色的,一只胖松鼠抱着一个很大的橡树子。

 

  John的脚步停下了,他已经看到了,一具从高空摔下,已经扭曲的不成样子的尸体。红色的血液四溅,四肢纠缠在一起面容已经模糊不清,John强忍恶心。

 

  难道他的Tom也变成了这样?John的四肢开始变冷,他的腿再没办法向前迈进一步。他没有办法想象,当他真的看见一个成这样的Tom在他面前,他会有怎样的反应。John的意识开始涣散,他的身体向后倒去,仿佛坠入了一个无底的深渊。


John醒来时身体并不受他控制,僵硬的可怕,好容易他能活动了,却在翻身下床时摔了一跤,他揉了揉磕到桌角的脑袋,俯身捡了些木块开始生火,一时间白烟弥漫。John剧烈的咳嗽起来。这两年他的呼吸道越来越差了,肺上的病也越来越严重,不知道还能苟延残喘多久。

John自嘲的笑了笑,他这一辈子做过的最正确的事也许就是将Tom送到了前妻身边,自己找了个偏僻的角落慢慢等死了。

 

透过窗户,John发现外面已经积起了厚厚的一层雪,鹅毛大雪正在不断地飘扬落下。

 

回想起自己的这一生,John就被无限的悔恨和歉意包裹。他拉过一把摇椅,挨着火炉边坐下,汲取着火焰带来的温暖。

 

年轻时的他事业有成,也自己经营了一家上市公司,与女朋友结了婚并迎来了第一个孩子。John亲自给这个可爱的男孩儿起名叫Tom。一家人生活美满。Mary对这样的生活十分满意,理想的丈夫,理想的孩子。但有一点她最亲爱的丈夫却没有告诉她,他有病。

John有着抑郁性神经症,小时候的他沉默寡言,在自己家庭环境的影响下总觉得自己不如别人前途无望。他去看过心理医生,那个黑头发的医生指导着他,重塑了John对自己的认同与信心,这个过程长达六年,再后来John遇到了Mary两人结婚生子,John的病情似乎得到了十分良好的控制,甚至他自己也几度忘记自己曾经是个病患。

 

一边回想着,John起身在火堆里添了两块煤块,火势渐渐更旺了些。

 

美好的泡影伴随着现实的到来而破碎。John的公司破产了,人际关系也发生了重大的变化,许多人都离他而去了,这使得John常常一个人待在家里的一个角落里想,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他究竟是哪里比不上别人。John开始变得焦虑,易怒,一开始,他仅仅是把怒气发泄在自己身上。好几次自杀未遂被救了回来,他将自己的怒火转嫁到了妻儿身上。妻子Mary实在是受不了了,带着Tom回到她母亲家里呆了几天。

 

Mary的离开,令John冷静不少,他苦求Mary带着Tom回来,并保证再也不会对她动粗。心软的Mary回来了,没有带Tom。John和Mary在彼此的肉体上寻求着安慰。Mary发现自己怀孕了,这个消息令全家都很振奋,这个小宝宝的到来是一种动力。John开始去找工作了,Mary更用心的打理着家里的琐事。

 

回想到这,John用双手捂住了脸,他深深的吸了两口气,觉得胸口闷闷的。


那天,John很早的就从工作单位回家,进门时妻子正和别人打着电话,小女儿Tina正在熟睡,他轻手轻脚的走近,Mary并没有发现他,依旧打着电话。对话的内容却令John驻足。

“我不确定。”“时间太巧了。”“怪我一时冲动。”

Mary在说什么?John的大脑停止了运转,胸口上仿佛被压着千斤重的石头,呼吸越来越困难。

“等孩子再大点我就去做亲子鉴定。”

Mary的最后一句话就像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一时间John的呼吸越来越急促,总要吸一大口气又快速的吐出,他的面部开始充血,他的四肢已经不受大脑的控制,因被背叛而产生的愤怒席卷了他的大脑。John冲到妻子的面前,揪起她的头发,一个接一个巴掌落在了Mary的脸上,Mary不断地扭动挣扎着,企图摆脱John的控制,却未能成功。两个成年人打动时发出的声响惊醒了Tina,霎时间房间里充斥着成人的叫骂声,孩子的哭号声。

 

这场暴力一直到John精疲力尽为止。Mary的脸已经肿的不成样子,她捂住脸蹲坐在地上,低低的抽噎,John也十分狼狈的坐在地上,衣衫不整,但凡是裸露出来的地方都遍布着抓痕和咬痕,Tina的哭声令他心烦不已,似是察觉到气氛的不妙,Mary起身收拾了一下自己,抱起哭的歇斯底里的Tina向门外跑去。

“你要去哪?”John大喊,他想起身去追,却怎么也站不起来,“嘿!你要去哪里?站住!!”一直到Mary瘦小的身影消失在他的视野里,John也没能站起来。

 

一周后,一封离婚协议被拿到了John的面前,他看到纸张上的内容时拿纸的手颤了颤,旋即就签下了自己的名字,他的心情再没有变好过,即使他征求到了Tom的抚养权。工作效率低下,与同事不和,John又一次被一家公司辞退了。他颓然的回到家中,信箱里有一封信,是州立医院的亲子鉴定书,上面的数据显示,Tina无疑是他的亲生女儿。。。

 

John只觉得自己喘不上气,只要一想到他的所作所为。

呼吸越来越困难,总要吸上一大口气,再慢慢的吐出来。

天空开始旋转,地面也变得不那么稳固,John觉得脑袋很晕,明明是白天,眼前的光线却越来越暗淡,他的眼皮也越来越沉重,直到他倒在了地上意识全无。


一阵震颤使得John睁开了双眼,周围有人在高声呼喊,他能感觉到自己正在快速的移动。他向左右转了转脖子,脑袋清醒了些,记忆回拢。

 

原本,他带着儿子Tom驱车来到前妻的家中,接到并拥抱了母女俩准备带着孩子们出去玩一玩,Tom在前座睡着了。Mary和Tina坐在后座不停地说着话。在路上遇到了一个顺路打车的人,John很爽快的表示原意搭他一程,那人带着兜帽,John虽然看不清他的全脸,却好像看见了那人的嘴角上扬到一个莫名的角度。John一个冷颤,转过身继续开起了车。

 

原本在后座叽叽喳喳说个不停的小女儿Tina忽然间没了声响,John回过头看了一眼却发现他的小女儿正悄无声息的躺在Mary的怀里,而他的前妻Mary的脸色十分的苍白。戴着兜帽的男人只漏出了自己的嘴部,那嘴角的弧度仿佛一直都不曾变过。John回过头死死的盯着那个陌生人,只见他从腰间掏出了一把手枪!直指Mary的头部,John还没来得及发声阻止,只听到砰的一声,Mary也歪倒在座椅上,John想制服那个危险的男人,又不得不加快车速期望赶到最近的医院。John报了警,说明了情况。

 

兜帽男在开了这一枪后,没了动静,有些奇怪的是睡在前座的Tom一点也没有要醒的迹象,John将车速提到最大,防止男人的逃脱,同时也防范着男人的一举一动。男子不知从哪里摸出来了一把刀,John以为他要对Tom下手,却看到兜帽男将刀直直的插入自己的腹部,不停地来回旋转翻搅,一时间John觉得自己的内脏也承受着这样的痛楚,他甚至感觉到源源不断的血液在流出。他的手没有力气再握紧方向盘,车子正高速行驶着,他也再没力气踩下刹车,小轿车一直到撞上一个路障,发生了侧翻又在地上漂移了一阵才停下,汽车没有立刻爆炸,满满一箱的汽油一点一点的外泄。

 

John在这个过程中昏了过去。许久,在一阵嘈杂的警笛声中醒了过来。

他费力的睁开眼睛,想要看看情况如何了,Tom怎么样了。

没有等到别人回答他的疑问,John就感觉自己快速的移动起来——他正躺在担架上被抬着撤离车祸现场。

车祸发生后,警察来的很快。在排查到现场仍有爆炸的危险,确认车内仅一人生还时,他们迅速的撤离了现场。

 

病人腹部被尖锐物品捅破正大量出血,需要及时救治。

John被送到了最近的医院进行了手术。

麻药药效过了没多久John就醒了过来,依靠呼吸机,身上各种插管延续生命的他听到护士们的议论不禁勾起了嘴角。那嘴角的弧度赫然与兜帽男别无二致。

 

“真惨啊,一家四口就活下来了一个。”

“只剩他一个了啊。”

“已经半身不遂了也没人照顾。”

“听说他腹部的伤口是他自己弄得。”

 

护士们的议论声渐远,John的思绪放空,他好像再也感受不到这个世界的干扰,他听到了来自更远的,外部的呼唤。

 

“Now”

“你该醒了。”

 

John平静的睁开双眼,放在胸口的双手慢慢放在身侧,他的心理医生正站在他的身侧,俯视着他。“现在你感觉怎么样?”黑发带着黑框眼镜笼着白大褂的医生轻声问道。

“我觉得我平静了很多。”John顿了顿继续说道“就好像外部的刺激干扰对我再也起不到任何的作用了。”说着他扬起了一个灿烂的微笑。“那说明疗效不错。”医生耸了耸肩,“第二阶段的治疗到此为止。如果你的时间来得及的话。我想我们可以在明年开始第三阶段的治疗。”

“没有问题。”John笑道,他抬起手腕想要看表,看到空荡荡的手腕才想起来治疗开始将所有的饰品都摘了下来的。医生将手表递给他说道“这个点赶回去还是能够赶得上晚饭的。”

“我已经好久没有尝过我太太的手艺了。该去看看他们了。”John坐起身,踩在地板上理了理身上的衣服。“那好吧,希望你和你的家人们有个愉悦的时光。”医生漏出理解且包容的笑容,并拥抱了一下John。看着John远去的背影,医生自言自语道“你会有更好的生活的。”

 

John放好自己的东西,开车来到儿子Tom的学校,接到儿子后又驱车到了Mary和女儿Toni住的小区。John分别给来开门的Mary和Tina一个拥抱,然后四人坐在沙发上像朋友一样融洽的交谈。John和Mary在经济最困难的那段时间选择了分居,John也在那个时候向Mary坦白了他最难以启齿的病情,Mary表现出了充分的理解与心疼,他们互相支持勉励,都为对方分担着沉重的经济压力,生活上的距离远了,两个成年人却觉得他们的灵魂更加的契合了,他们互为彼此精神上的慰藉品,两个孩子的健康成长是他们的动力,以后的生活或许会像他们所期待的那样美好。


——————————————————————————————

逻辑死,纯粹看着玩玩。

欢迎批评指导,不接受人参公鸡!

                06.30

地点:东郊记忆
出境:宝宝

            
                         摄于2017.05.01

––––––––––––

产出来啦!撒花!

忙了一学期了终于回来了!!

今天终于把《银河护卫队2》补啦!真的超级开心!!

在看第一部的时候就觉得勇度对星爵真的超级好!超级护崽的!!

官配卡魔拉和星爵真的也很棒!大家心照不宣 (/^▽^)/

亲情向的星云卡魔拉也有戳我的点!

纯真的曼提斯也很萌!

勇度,是一位令人尊敬的父亲。他外冷内热。他只对星爵说【因为他的体型小能到他们去不了的地方偷东西】,却不直接说【你的亲生父亲就是个混蛋】

勇度,年轻时的反骨,让他被掠夺者流放。但当他触及到事情的真相时及时的悔改。他养育了星爵。即使他并不常常表达自己的内心。他对星爵的维护总是体现在行动上的,因为他是星爵的爸爸。

勇度,向火箭说自己的一生,痛苦的忏悔。他说【我一生没有做过好事】,他的脸上挂着对自己的自嘲之笑,笑里的辛酸,谁能懂?

勇度,是星爵最好的爸爸,也只是爸爸。

勇度,是一个令我尊敬的人。

我想的表达的意思都在这里了,个人观点,不撕。
总之不太懂吃星勇这对的???这年头思想也越来越前卫了嘛。好好的亲情脑补出2000字肉戏??这脑洞我也是佩服!

(四)


上章点我

--------------------------------------------------------------------------

  念力一松懈下来,伤口处又开始流血,西索毫不在意的打量着实验室的布局。

  白炽灯照亮了这间不足八十平米的小实验室,周围的实验器械却是一件不落。库洛洛熟门熟路的在柜中找到了酒精和纱布,顺手丢给了西索。

  “为了方便不定期的转移能够跟进试验进度,所有的秘密实验室的布局都是一样的。”西索挑挑眉,结束了消毒与包扎的动作,正惊讶于库洛洛的熟练,就听到了男人的解释。接着库洛洛开口道,“每间实验室配有疫苗。以备不时之需。”说着他向西索走来,“不同地区的疫苗效果是不同的。”说完,他站定在西索的面前用他那浓墨般沉黑的眼睛定定的注视着眼前的红发男人。

  

 

  西索抬起头笑了出来,“我身体的每一处我都再清楚不过。我能够感知血液流经的地方,病毒仍在我的体内,它们前行的速度很慢,不过用不了多久便会充斥我整个身体。”像是一点也不为自己的性命所忧心一般,西索朝库洛洛伸出没有受伤的左臂,仰视面前这个完美的男人。

  “呵。”库洛洛笑了起来,他伸出自己的右手迅速的将西索拉了起来。突如其来的拉力险些让西索站立不稳,一只有力的臂膀托在他的腰后,稳住了他的身体。库洛洛伏在西索的耳边,像是在对情人耳语般呢喃道“忘记我说过的了吗。”库洛洛呼出的热气轻柔的抚弄着西索的耳朵,“我喜欢的东西都将归属于我。没有任何人能够阻止,哪怕是神也不可以。何况。。。”只是这种卑劣的人工制造出来的病毒。

  西索侧过头,他在库洛洛的眼里读到了原来一直都不曾见过的情绪,浓烈的,令人害怕的占有欲,仿佛要将他注视的人吞没。

 

  西索抬起左臂,搭在库洛洛的脖子上,左手中把玩着不知从哪里摸出来的扑克牌,一点一点的触碰在库洛洛裸/露在外的,脆弱的脖颈上。红JOKER在库洛洛的眼角,脸颊,勃颈处游移。好几次,库洛洛白皙的脖子上被划出了红痕,但他却不为所动,甚至连头都不曾偏过,只是等待着红发男人吐露的下一句话语。

  “无趣。”西索收起手中的扑克,往后退了一步,库洛洛也就此顺势松开了手。“你总是在避免与我交手,库洛洛。”西索微微偏头,像个等待自己的问题被解答的孩子。

  “我不是你,西索。”这是两人见面这么久库洛洛第一次喊出西索的名字。他的声音仿佛带着蛊惑,被他呼喊出名字时,仿佛被整个世界围绕着,那是一种令人眩晕的醉意。

 

  “但是,你知道的,我并不喜欢受制于人。”

 

  “你并不需要受制于人。”

 

  西索又一次抬起了自己的手臂,这一次他抬起了受伤的右臂,刚刚大幅度的动作令血液再一次渗透出来。库洛洛上前一步,左手握住西索的手腕,右手覆在西索的伤口处,运用能力,治疗起受伤处。乳白色的光晕升起,纱布下的皮肉正快速的生长愈合。库洛洛真的是一点也不适合这样的颜色呢,西索恶劣的想到。伤口再看不出一点痕迹,库洛洛却没有停止,他一点一点的将光晕缠绕进西索的血液,顺着血管来到西索的心脏处。

  全身上下充斥着温暖的感觉,舒适得令西索发出一声满足的喟叹,暖意充斥了整个胸腔西索也未感到任何不适,他勾起嘴角沉吟道“库洛洛,你真棒。”这种全身经脉顺畅的感觉让西索不自觉的绷紧脚尖,一个又一个循环过去他觉得自己的身体都变得敏感了。

 

  库洛洛停下了动作,右手攀上了西索的脖子,就像西索对他那样,一下一下触碰着红发男人的脸颊,脖颈甚至是耳垂。西索只觉得浑身麻酥,他呻/吟出来,再一次感叹“你真棒。”西索明显的感觉到体内的不和谐因素已经不见了,病毒经过“清洁”反而增强了他的身体素质。

  “我们该走了。”这一次,库洛洛收回手不再有任何旁的动作,他双臂环绕抱在胸前,神情淡漠的看着西索,他的眼睛重归平静。

  “直接去流星街么。”西索也站直了身子与库洛洛对视,即使不能够与库洛洛打上一场,去老家伙们那里闹上一场也是令人愉悦的。

 

  驾驶着从库洛洛的[不可思议便利大口袋]里取出来的跑车,西索也不得不感叹,只要有条件的话库洛洛是丝毫不会委屈自己的。车上的装备一应俱全,枪械,食物,医疗用品甚至连崭新的衣物都有。如果不是时间太仓促,这家伙恐怕会打包一架飞机吧,西索想到。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库洛洛没有任何言语,胳膊搭在窗边,一手撑着脑袋望向前方。

  太阳缓慢的探出头来一点一点的将前路照亮,在离流星街还有不足一公里的地方,库洛洛让西索停下了车。

  两人装备好武器,下了车,徒步走进流星街。

 

  西索有些不适晃了晃手上的Mp5,轻巧的重量令他不太习惯,他更常用的是Micro Tavor不论是质量还是射速,甚至是产生的后坐力都更能令他在战斗中产生快感。库洛洛并不管西索的这些小毛病,径自向流星街的内部走去。

  流星街的外围人很少,大部分人都集中在中部,中心位置就是那群长老呆的地方了。

  小山高的垃圾堆挡住了初升的阳光,背光处显得有些森冷。四周静谧的可怕,只剩下两人的脚步声和枪支不时碰到衣饰上的声响。

  蓦的库洛洛停下了脚步,西索警惕的转过身,背对库洛洛,握住枪柄随时准备射击。

  两人同时以自己为圆心张开了半径为5米的圆,继续向前走去。当他们经过又一堆垃圾旁边时,一阵哗啦声响起,接着粗重的喘息声越来越近,当第一只丧尸出现在圆的范围内时西索第一时间锁定了目标,端起枪“突突”地扫射起来。丧尸的大脑被打中,砰的一声重重摔倒在地上。

 

  随着枪声的响起,周遭再不复平静,丧尸独有的喘息声开始响起,他们像是在传递着信息,此起彼伏,一声接着一声。

  西索,库洛洛不约而同的加紧了前进的速度。

  令他们感到奇怪的是一直到他们到了中部也再没有第二只丧尸出现在他们面前,但喘息声并有一刻停止过,有时感觉声音就出自他们的脚底,但在圆的范围内他们无一丝一毫的感知。

  库洛洛再一次停下了脚步,收起了圆。西索一挑眉,同样的收起了圆。

  就在圆消失的那一瞬间,从四面八方甚至从土地里都涌现出了丧尸,他们将西索和库洛洛围在了中间。

 

  库洛洛用上凝从容的开枪射击,西索笑了起来,同样开始了扫射。

  一波丧尸倒下了,又有另一波丧尸填补上来,他们知道自己的实力是比不上中间的人的,他们想用车轮战消耗西索和库洛洛的体力。

  瞧瞧,这群怪物懂得用计谋了。人类历经千年才进化出的智慧,这群怪物却在短短两周的时间学习了很多东西。

  不过,怪物永远是怪物,被病毒控制大脑的生物是不具备运转社会的能力的,他们只有最原始的欲望——食欲。不论他们学习了如何多的东西,最终只是为了满足他们唯一的需求,食欲。

  所以,即使有了浅陋的智慧又能怎样呢。


-------------------------------------------------------------------------


很羞愧的说一句小天使们能当做我没说过双更么ORZ

十分的抱歉我没料到清明节老师还布置了辣么多作业(土下座)


感谢看我文文的小天使们,谢谢你们的喜欢!笔芯!

他与我

九月·看着眼前的数学题,我又是一阵抓耳挠腮,最后以一声叹息,结束与它的对峙。桌上摊开了另一个人的草稿本,我有些惊讶的看着他,他眼神示意我看本子上的内容。偏转回头,本子上有着一行遒劲有力的字——不会做?我又是一声叹息,点点头。他轻撞了一下我的手肘,让我把题拿给他看。有人能帮忙解惑我自然是不会拒绝的。把那道不会的题圈出来,然后推给他看,他粗粗扫了一眼,抬头看我的眼神宛如在看一个智障。我怒,“轻”踹了下他的椅子。金属与水泥地板发出的声音不算小,尤其在自习课这种安静到极点的课上。不少同学侧目,我装作与自己无关的样子,低头看草稿本。约莫两分钟,他又顶了下我的手肘,指着他写出来的过程,示意开始给我讲题,我凑了过去,但是不知道谁咳嗽一声。其他同学都跟卡了猪毛似的猛咳起来。他倒是面上毫无波澜,继续给我讲题,唯有耳尖有些泛红。

 

十月·合唱比赛拿了一等奖,文娱委员做东,请我们去吃火锅。他凑过来问我“晚上坐一桌?”我说“行啊。”下午放学他又同着他的兄弟们勾肩搭背,先走了。我和其他人上了另一辆车,大概比他们晚了十分钟到。点好锅底——两红锅,两鸳鸯锅。那么问题来了,他想吃特辣的红锅,我最多不过能接受微辣的锅底。对于一个四川人来说,最大的让步大概就是“好嘛,吃鸳鸯锅嘛。”显然的,他对我还没有那么大的让步,毅然的选择了红锅阵营。四桌人碰杯的时候他又凑到我旁边,拿着手里的水杯碰了下我的饮料瓶,然后将茶水一饮而尽。饭毕,我走出门,他追上来问“晚上怎么回去啊。”我说“打车呗。”他点点头哦了一声接着说“注意安全!晚点。。。晚点到了发条短信。”“好!”

 

十一月·开学有两个月了,照例,进行半期考试。还没有分科,所以共有九科。化学物理向来是我的弱项,数学也学得马马虎虎。他确是化学课代表,数学也稳稳的在130以上。考完试下来,我盯着成绩发呆——看来成为家里第一个理科生的愿望怕是要破灭了。他挨近看了眼我的成绩怪叫一声,用近乎夸张的语气说道“你的英语怎么学的?”我看了眼138的英语成绩笑了笑“我教你方法呗。”“那行,我有空的时候教你化学吧。”他顿了下,“毕竟我的强项嘛!”说完拍了下我的肩以示鼓励。还是好好学理科吧,我想。

 

十二月·半期结束就是运动会了,报了项400m和跳远。天色沉沉的,不多时飘起了雨。女子400m是第一项,接着就是跳远。出去热身,在听到广播里在喊领号码布的时候才向集合的方向走过去。哨音响起,便纵身一跃而出。8人一组的小组预赛还是挺轻松的1′10″的成绩拿了第一。我坐到一边等着跳远的开始,他拿着我丢在教室里的外套让我披上,又端了杯热水让我喝下,见我喝完说了句“比赛拿第一哈”就走了,顺手的又把我的外套拿回教室了。不知道是不是立了flag,跳远三次机会尽失,遗憾都犯规了。下午400m决赛倒是正常发挥,第三名。前两名是校队的体育生。他听到比赛结果后笑着说“你还是该练练弹跳力的。”一吨,补充道“想摸到篮球框的话。”

 

一月·天黑的越来越早了,风中带有的寒意也越来越明显。换上了一本新日历。元旦,学校白天组织游园,晚上举办元旦晚会。对游园没什么兴趣,我便在校外晃了一下午,到了晚上差不多点名的时候才回的教室。他逮着我就开始抱怨“哪里浪去了,找了你一天也没有你的影子。”我不好意思的笑笑“找我啥事?我在外面吃了一下午小吃。”他哼了一声“你倒是有兴致。这封信给你,回去看吧。”我接过信好奇里面的内容,他瞪我一眼说“一定一定别在学校拆。”我应下。晚会结束已经十一点了,他叮嘱我路上小心又提醒我记得看信。回到家里,拆开信,白底的信纸上是熟悉的字迹,信的内容却让我的脸一点一点红了一起来。找出自己的信纸,只在开头写上了一个字“好。”



----------------------------------------------------------------------

分手一周年纪念

感谢他对我的照顾,希望他学业有成

-----------------------------------------------------------------------

本来说用手机打的,一天打一段,结果懒癌晚期就放到一起发出来嘿嘿

愚人节快乐啊笔芯❤

这周拿的到手机嘿嘿_(:з」∠)_
团西那篇文请个假√清明节双更
这周大概会时不时写点小段子吧√【源自本人亲身经历】

给看我文文的小天使们笔芯♡
爱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