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洌

小透明/基三/网王/全猎/银魂本命番/码字/画画/cos然后play/常驻JJ/一起来玩耍?

BLAND

 

在那个朝霞喷薄的早上,John就像往常一样有条不紊的准备早餐,带上自己的公文包,坐上拥挤的早班地铁,来到公司,温和有礼的向同乘一班电梯的同事们打招呼,然后打卡,开始一天的工作。

 

就好像所有的工作族一样,每天一成不变的生活行为模式消磨着人们的激情与个性,人与人之间的交际好像只剩下了刚开始见面一声招呼与离去时的一声再见。四方的办公室里只有哒哒的敲打键盘的声音,坐在办公室里的人们的思想也拘束在小小的四方的空间里。

 

John目不转睛的盯着屏幕,手指敲打键盘的速度却一点也不见变慢。办公室里的其他同事也是同样的动作,同样的神情,没有谁有任何一句多余的话。

 

这一份平静被一阵叩击桌子的声响打破。

 

其他的人没有反应,John诧异的抬起头,只见他的顶头上司面容严肃的盯着他,语气既干脆又利落“明天开始你就不用在这上班了,完成手上这份报告,去总经办报道。”

 

纵使John的心里有多少的不满意,他依旧温和有礼的答应下来,加速完成手上的工作。

没有同事的祝贺,John带着自己的东西离去时,办公室里嗒嗒的打字声不见得有间断。

 

John满腹疑虑,从未在任何人面前表现过自我,他不明白为什么会是自己被“提拔”被选进了这样的一个团体。

笃笃敲门声响起紧接着就是一道男声

“进!”

 

“噢,你这家伙就是新来的吗?”John刚一进门,先前的那道男声再一次响起。John应声望去,一个黑色卷发黄皮肤的男人大大咧咧的坐在办公室正中央的座位上,很显然他是这个小群体里的头头。John了然的笑了笑,向黑发男人打起招呼,“你好,我是John。”

 

“你们人事部的就像是一个模板里刻出来的一样。”黑发男人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没有接话,自顾自的说了起来“你知道吧,就是那种预先设定好了程序,然后一步一步按照程序来的机器人。”

John没有想到该说什么好,黑发男人又笑了起来“不过你倒是挺有眼力的。你可以叫我Aron,我是这个办公室里的主管。”

 

“你好Aron,那么我今天的工作是?”John面上挂笑。

“你的东西先放在这里。一会我找个人带你熟悉下流程,再好好学习下要怎么自然一点的与人交往,总经理可不喜欢脸上挂着虚伪的笑容的人。”Aron挥了挥手,接着用桌面上的座机叫来了一位女士,那位女士从一旁的小门进来,身着黑色的职装,但她的头发上却佩带了许多闪亮的发饰,John挑了挑眉,总经办的人都这么随意么?

“Amy你带这菜鸟去熟悉下工作范围,顺便走走认识下环境。”Aron开口对那女士说道。“没问题。”Amy的声音轻快又甜美“那我们走吧Boy”

先后被叫做菜鸟,男孩的John沉默的跟上Amy的步伐,听着Amy的介绍默默记下。

总经办的日常工作并不比人事部的轻松,甚至比起系统的工作要求,这里的任务更显得琐碎,甚至是凌乱的,毫无章法的。

John有些头疼,听着一旁的Amy喋喋不休,他似乎更习惯,更适应在一套大的体系中服从别人的指令,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从自己的角度出发,主动揣度别人的想法,他好像。。。已经习惯了服从。

 

这个想法一冒出头John顿时一阵悚然,何时起这种想法竟存在于自己的脑海中。习惯了上主管的命令,依照别人的吩咐做事,脑子里连一点点自己的想法也没有,就像Aron说的那样,这样的生活同机器人有什么区别?

 

“嘿Boy?你还好吗?”

直到耳边传来了Amy的询问,John这才回过神来。

“没事,不好意思啊。”John抱歉的笑了笑。

“God,你这种笑容真是迷人~”Amy并没有追问John刚刚的失态,只说起了他的笑容。

“那么介绍工作到这里就差不多结束了。”Amy笑着摆了摆手,“你回办公室去找Aron吧他会告诉你其他的事项,我到该去呼吸新鲜空气的时间了。再见男孩~”一连串的话语像机关枪一样扫射出来,不等John回答,Amy便转身走掉了。

 

John只得反身回总经办。

 

Aron像是早已知道回来的只有John一人,倚在办公室门口似笑非笑的看着有些手足无措的John。

 

“走吧。一起去喝一杯。”Aron笑着说道,“已经到下班时间了,不介意我耽误你点私人时间吧。”

“好。没问题,不耽误的。”John报道的头天便被顶头上司约去喝咖啡,他连连应下,也没多问自己的那堆东西该如何安置。

 

Aron没有带John走太远,直接走进了公司楼下的一间咖啡厅,但选了个偏僻的位置。

点好想要的咖啡,待男侍走后Aron开口说道“把你调来总经办是因为你还没有被‘同化’”

对上John迷惑的目光,John笑了笑继续解释道“你难道没有觉得你的那些‘同事’有些不对劲?”

John就着这话回想了一下,发现了以前总被他下意识忽略的现象。一直以来,他以为从早到晚办公室里只充斥着不间断的打字的声音是因为大家的工作量很大,都只能埋头于自己的工作,这种现象只持续在一段时间里倒是无比正常的,但他入职已经一年多了,这种现象从来没有中断过!

再仔细想想,同事们唯一有不同表现的时候就是当John偶然一次迟到了,其他人都死死的盯着他,就好像他干了件什么天大的错事一样,那些眼神,现在想起来都能让John打个寒颤。

 

再对上坐在对面的Aron似笑非笑的表情时,John明白了些许“同化”的含义。

“咳。谢谢了。”John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腆笑着说到。

“不必道谢。”Aron的笑脸仿佛带着一层深意,一层John怎么也看不懂的深意。“在这个公司还有很多秘密。”

“那。。。”John的话未出口便被打断了。

 

“先生。你们的咖啡。请享用。”

---------------------------------------------------------------

当我之前啥都没说过qwq

逻辑死,看着玩玩的

                 1.24

【A】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