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洌

小透明/基三/网王/全猎/银魂本命番/码字/画画/cos然后play/常驻JJ/一起来玩耍?

【柳切】告白

*切原视角
*双向暗恋[虽然看不大出来]
*OOC+文笔渣
-------------------------

中学时候的我们是怎样表达自己的感情呢?

是坦率直白的向心仪对象袒露自己的心意?还是将心底的话语都化作文字落在带着香氛的信纸上,在满怀忐忑与雀跃的复杂心情下,将包装精美的书信交付到他的手里?
切原赤也选择了后者,虽然这一举动不大符合他一直以来的展现在外的性格,但在切实面临这一问题时,因为别扭及害羞,他选择不去直面。
虽然很纠结但是切原赤也半分退避的念头也不曾产生。这是他做出的决定,虽然惊世骇俗。他不曾与任何人商量,即使是面对一直陪伴他长大的姐姐时他也没有提过一句。但他又那么的认真就像当初进入网球部,被前辈击败立誓要击败三巨头一样认真虽然旁听的人都觉得是个笑话但是他却意外的执着。

受到姐姐热情开朗性格的影响,切原赤也其实对于那种性格活泼率直的人有着天然的好感,所以当他明白自己对那人的感觉时惊讶大过于喜悦的。那人很安静从小学开始就是那样总是安安静静的坐着。好几次切原赤也迷糊的迷了路走到一个安静无人的地方时总能毫不意外的看见那人在这僻静的地方看书,然后他又在这人的叹息中,被领到人多的地方或者是切原原本的目的地。
即使是有过这样的经历,两人却从未交换过姓名。
在最后要升学的一学年初切原意外的从那人口中得知他考上了立海大附中就要到那去读书了。
本来对升学毫无打算的切原赤也忽然间就萌生了一个愿望,想要和那人继续一起上学。就这样切原赤也在姐姐惊诧的眼神中开始了疯狂的学习,从五月到次年二月,没有辜负他的努力切原赤也顺利的拿到了立海大附中的录取书

切原赤也兴奋的抓起球拍,就跑去了街头网球场好好的“庆祝“了一番。
四月份开学,待新生欢迎会一结束,切原便兴冲冲的找社团去了。不出意外他去的是网球部,虽然过程比较“艰辛“但他仍然是兴致高昂的挑翻了所谓的三年级的“强者“
正当他洋洋得意时,后来的三个二年级的学长又把他打趴在了地上。当他在与第三个叫柳莲二的学长对打时猛然间想起,球网对面的那个人不就是和他同一小学的那个人。想不到他也来打网球了。。。原来他叫莲二。。。
然后切原赤也就被打趴下了。
虽然来的第一天切原赤也就把网球部搅闹的一塌糊涂,但好歹顺利的进入了网球部。

在国一升入国二时,切原成了整个网球部里唯一一个挂科的人。真田玄一郎对此很是不满,勒令切原赤也必须在新学期开学之前把不及格的科目进行补考且必须至少拿到及格的成绩。切原对此很是苦恼,他擅长的科目也就只有国语了,或者再加上个体育?
部里的其他人都是唯恐不乱的家伙,胡狼桑原到是想帮忙但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幸村那里切原是不大敢去的,只得将求助的目光投向了柳莲二。
要知道,帮助切原补习不是件轻松的事情。柳莲二在其他人戏谑的表情中接下“重担“。切原赤也的成绩总体来说还是看的下去的。柳莲二仔细分析了切原的试卷,发现除了英语,其他的科目大都因为粗心离及格线差了一两分。但是这种感觉却比考了更低的分数更令人沮丧,因为明明是有能力做到的事,却因为一点的失误导致与成功失之交臂,怎么不叫人心生沮丧?
于是柳莲二很快决定,重点抓英语,其他的科目相信只要经过提点切原是能够提升的。
再具体了解了切原的英语水平后,柳莲二为切原定下计划与目标。至此,切原开始了机械的背单词,抄单词的日子。即使是apple这样的单词也勤勤恳恳的一遍又一遍的抄写,毫不松懈。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半个多月。在有了一定词汇量的基础上,柳莲二为切原的学习计划进行了修改。他开始有重点的为切原赤也讲一些语法和知识点。
一开始切原赤也在接触到这些弯弯绕绕的东西时,整个脑子是懵的,但是一看到坐在旁边的柳莲二淡淡的面庞时瞬间又回拢精神,听着柳莲二的讲解,思绪却不自觉的跑远,切原赤也就这样盯着柳莲二认真的脸庞,用视线描摹柳莲二面庞的轮廓。

柳学长真好看啊。
切原赤也被自己的这个不由自主浮现在脑海中的想法惊到了,不自觉的睁大了眼睛。柳莲二被这样盯着有些不习惯,两人间的气氛有些微妙。柳莲二轻咳一声正要开口,一旁的切原赤也猛地站了起来,只见他一边拿着桌上的杯子,一边向后退,还急急的说到“柳前辈讲了这么久一定渴了吧!我去给你倒水!“
柳莲二正想开口婉拒,奈何切原赤也已经跑到了厨房里面。等到切原赤也坐下,他盯着柳莲二喝水的动作又一次陷入自己的幻想。柳莲二的喉结随着吞咽水的动作而上下滑动,切原不禁也吞了吞口水,再看看柳莲二喝完水后滋润的嘴唇,他甚至想要尝一尝这薄唇的味道。。。待切原赤也反应过来自己又幻想了些什么时整个人有些恹恹的,他陷入了深深的自我检讨中。以至于柳莲二看他这般精神不济的样子体提出今天先这样,让切原自己下来温习他勾画出来的重点然后让他好好休息,明天他再来检查。
可是盯着柳莲二一直发呆的切原赤也哪里知道重点是什么,晚上又因为白天的幻想而辗转难眠,以至于第二天当柳莲二看见切原赤也时吓了一大跳。
切原赤也顶着大大的黑眼圈,头上状似海带的头发也都软趴趴的趴在男孩的头上,男孩的眼神光在刚一见到柳莲二时好不夸张的说,爆发出的甚至称得上是璀璨的光芒但是在下一秒又沉寂下去。柳莲二对这样的状况有些意外,也分外的不解,切原一直是保持着绝对的饱满精神对待这次补习的,并不存在偷懒的情况,但就在昨天一晚上究竟是发生了些什么?柳莲二分析半天也没有分析个所以然出来,只当是切原学的累了,决定让切原好好休息一天,那动作竟是把资料留下就准备离开的样子。
切原大惊,本意也不是想趁着不舒服休息一天的,只是想再多一点的得到柳学长的关心与关注。

切原对于自己有着这样的想法感到有丝丝羞愧,他只得再三向柳莲二表示自己的身体挺好的,就是晚上没有休息好,并表示下一回再也不会出现这样的状况了。柳莲二拗不过切原,只得重新坐下来给切原讲解剩下的知识点。作为老师的柳莲二讲的仔细,作为学生的切原赤也听的认真,时间在不觉间流逝,一学期的语法知识也讲的差不多了。柳莲二表示明天就可以进行其他科目了,也叮嘱切原赤也要练练题巩固语法,词汇量也不能落下。切原满口答应。
接下来的日子就过得很快了,其他科目的补习很顺利,不觉间又要开学了。切原的补习生活顺利结束。

一年的光景转瞬即逝,大家都或多或少的发生了变化。唯一不变的大概就是切原赤也那一头黑亮且蓬乱,微微翘起的头发了。抹再多的啫喱水都无济于事,但切原仍执着的将啫喱水揣在包里,时不时的抹上一把。这期间切原赤也又或多或少的接受了柳莲二的课外补习。快要毕业的缘故,除去训练、比赛、补习的时间,切原几乎再没有别的和柳莲二相处的时间。这令切原赤也异常的烦躁,尤其一想到柳学长可能在升入高中后就交女朋友,这种情况更是令他焦躁的恨不得把头发都揪下来。
刚开学时,切原赤也去学生会找柳莲二时,正好看见另一个学生会干事向柳莲二告白的场景,虽然柳莲二当场就拒绝了那个女生,但这场面很直观的让切原明白了柳前辈还是蛮受女生欢迎的。他完全不能够想想,如果柳莲二答应了一个女生的告白他会是什么反应,大概直接“红眼“吧。。。
虽然切原赤也有时候很迷糊,但他对自己的感情还是能够辨别的。如果说之前都是朦朦胧胧的好感,那经过这件事情的刺激,他很清楚他是喜欢柳莲二的。
情感上,他很想大声的告诉柳莲二自己的心意,理智却阻止了他。毕竟一个男生喜欢上另一个男生的情况实在不常见,在表白和暗恋之间徘徊了很久,切原终是选择了表达自己的心意,其间耗时半年。

没有与任何人商量的,切原找来了笔纸,一笔一划的写下自己的心意。他没有选择那些虚华的词藻,只是平白的记下自己的内心所想,那些对柳莲二的内心的渴望,都跃然而上。
他在这天部活结束后,将这封信郑重的交给了柳莲二。回到家后,切原赤也满心忐忑的等待着柳莲二的回讯,他十分的明白这一天后,一切都可能变得不一样,也可能遂他心意。。。但愿吧。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或者更短,但切原总觉得像是过去了一个世纪那么漫长,手机来电的声音令他一怔,然后又急急的起身去接电话了,情理之中又在意料之外的,是柳莲二的来电,
切原接了起来,颤颤的说了一句“喂?“
电话那边传来柳莲二的低笑,“我不是一直陪着你么。“

----------------------
写完啦~
嗯,文笔有限,不出意外的OOC
希望大家能看的开心www

评论(2)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