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洌

小透明/基三/网王/全猎/银魂本命番/码字/画画/cos然后play/常驻JJ/一起来玩耍?

他与我

九月·看着眼前的数学题,我又是一阵抓耳挠腮,最后以一声叹息,结束与它的对峙。桌上摊开了另一个人的草稿本,我有些惊讶的看着他,他眼神示意我看本子上的内容。偏转回头,本子上有着一行遒劲有力的字——不会做?我又是一声叹息,点点头。他轻撞了一下我的手肘,让我把题拿给他看。有人能帮忙解惑我自然是不会拒绝的。把那道不会的题圈出来,然后推给他看,他粗粗扫了一眼,抬头看我的眼神宛如在看一个智障。我怒,“轻”踹了下他的椅子。金属与水泥地板发出的声音不算小,尤其在自习课这种安静到极点的课上。不少同学侧目,我装作与自己无关的样子,低头看草稿本。约莫两分钟,他又顶了下我的手肘,指着他写出来的过程,示意开始给我讲题,我凑了过去,但是不知道谁咳嗽一声。其他同学都跟卡了猪毛似的猛咳起来。他倒是面上毫无波澜,继续给我讲题,唯有耳尖有些泛红。

 

十月·合唱比赛拿了一等奖,文娱委员做东,请我们去吃火锅。他凑过来问我“晚上坐一桌?”我说“行啊。”下午放学他又同着他的兄弟们勾肩搭背,先走了。我和其他人上了另一辆车,大概比他们晚了十分钟到。点好锅底——两红锅,两鸳鸯锅。那么问题来了,他想吃特辣的红锅,我最多不过能接受微辣的锅底。对于一个四川人来说,最大的让步大概就是“好嘛,吃鸳鸯锅嘛。”显然的,他对我还没有那么大的让步,毅然的选择了红锅阵营。四桌人碰杯的时候他又凑到我旁边,拿着手里的水杯碰了下我的饮料瓶,然后将茶水一饮而尽。饭毕,我走出门,他追上来问“晚上怎么回去啊。”我说“打车呗。”他点点头哦了一声接着说“注意安全!晚点。。。晚点到了发条短信。”“好!”

 

十一月·开学有两个月了,照例,进行半期考试。还没有分科,所以共有九科。化学物理向来是我的弱项,数学也学得马马虎虎。他确是化学课代表,数学也稳稳的在130以上。考完试下来,我盯着成绩发呆——看来成为家里第一个理科生的愿望怕是要破灭了。他挨近看了眼我的成绩怪叫一声,用近乎夸张的语气说道“你的英语怎么学的?”我看了眼138的英语成绩笑了笑“我教你方法呗。”“那行,我有空的时候教你化学吧。”他顿了下,“毕竟我的强项嘛!”说完拍了下我的肩以示鼓励。还是好好学理科吧,我想。

 

十二月·半期结束就是运动会了,报了项400m和跳远。天色沉沉的,不多时飘起了雨。女子400m是第一项,接着就是跳远。出去热身,在听到广播里在喊领号码布的时候才向集合的方向走过去。哨音响起,便纵身一跃而出。8人一组的小组预赛还是挺轻松的1′10″的成绩拿了第一。我坐到一边等着跳远的开始,他拿着我丢在教室里的外套让我披上,又端了杯热水让我喝下,见我喝完说了句“比赛拿第一哈”就走了,顺手的又把我的外套拿回教室了。不知道是不是立了flag,跳远三次机会尽失,遗憾都犯规了。下午400m决赛倒是正常发挥,第三名。前两名是校队的体育生。他听到比赛结果后笑着说“你还是该练练弹跳力的。”一吨,补充道“想摸到篮球框的话。”

 

一月·天黑的越来越早了,风中带有的寒意也越来越明显。换上了一本新日历。元旦,学校白天组织游园,晚上举办元旦晚会。对游园没什么兴趣,我便在校外晃了一下午,到了晚上差不多点名的时候才回的教室。他逮着我就开始抱怨“哪里浪去了,找了你一天也没有你的影子。”我不好意思的笑笑“找我啥事?我在外面吃了一下午小吃。”他哼了一声“你倒是有兴致。这封信给你,回去看吧。”我接过信好奇里面的内容,他瞪我一眼说“一定一定别在学校拆。”我应下。晚会结束已经十一点了,他叮嘱我路上小心又提醒我记得看信。回到家里,拆开信,白底的信纸上是熟悉的字迹,信的内容却让我的脸一点一点红了一起来。找出自己的信纸,只在开头写上了一个字“好。”



----------------------------------------------------------------------

分手一周年纪念

感谢他对我的照顾,希望他学业有成

-----------------------------------------------------------------------

本来说用手机打的,一天打一段,结果懒癌晚期就放到一起发出来嘿嘿

愚人节快乐啊笔芯❤

评论(2)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