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洌

小透明/基三/网王/全猎/银魂本命番/码字/画画/cos然后play/常驻JJ/一起来玩耍?

(四)


上章点我

--------------------------------------------------------------------------

  念力一松懈下来,伤口处又开始流血,西索毫不在意的打量着实验室的布局。

  白炽灯照亮了这间不足八十平米的小实验室,周围的实验器械却是一件不落。库洛洛熟门熟路的在柜中找到了酒精和纱布,顺手丢给了西索。

  “为了方便不定期的转移能够跟进试验进度,所有的秘密实验室的布局都是一样的。”西索挑挑眉,结束了消毒与包扎的动作,正惊讶于库洛洛的熟练,就听到了男人的解释。接着库洛洛开口道,“每间实验室配有疫苗。以备不时之需。”说着他向西索走来,“不同地区的疫苗效果是不同的。”说完,他站定在西索的面前用他那浓墨般沉黑的眼睛定定的注视着眼前的红发男人。

  

 

  西索抬起头笑了出来,“我身体的每一处我都再清楚不过。我能够感知血液流经的地方,病毒仍在我的体内,它们前行的速度很慢,不过用不了多久便会充斥我整个身体。”像是一点也不为自己的性命所忧心一般,西索朝库洛洛伸出没有受伤的左臂,仰视面前这个完美的男人。

  “呵。”库洛洛笑了起来,他伸出自己的右手迅速的将西索拉了起来。突如其来的拉力险些让西索站立不稳,一只有力的臂膀托在他的腰后,稳住了他的身体。库洛洛伏在西索的耳边,像是在对情人耳语般呢喃道“忘记我说过的了吗。”库洛洛呼出的热气轻柔的抚弄着西索的耳朵,“我喜欢的东西都将归属于我。没有任何人能够阻止,哪怕是神也不可以。何况。。。”只是这种卑劣的人工制造出来的病毒。

  西索侧过头,他在库洛洛的眼里读到了原来一直都不曾见过的情绪,浓烈的,令人害怕的占有欲,仿佛要将他注视的人吞没。

 

  西索抬起左臂,搭在库洛洛的脖子上,左手中把玩着不知从哪里摸出来的扑克牌,一点一点的触碰在库洛洛裸/露在外的,脆弱的脖颈上。红JOKER在库洛洛的眼角,脸颊,勃颈处游移。好几次,库洛洛白皙的脖子上被划出了红痕,但他却不为所动,甚至连头都不曾偏过,只是等待着红发男人吐露的下一句话语。

  “无趣。”西索收起手中的扑克,往后退了一步,库洛洛也就此顺势松开了手。“你总是在避免与我交手,库洛洛。”西索微微偏头,像个等待自己的问题被解答的孩子。

  “我不是你,西索。”这是两人见面这么久库洛洛第一次喊出西索的名字。他的声音仿佛带着蛊惑,被他呼喊出名字时,仿佛被整个世界围绕着,那是一种令人眩晕的醉意。

 

  “但是,你知道的,我并不喜欢受制于人。”

 

  “你并不需要受制于人。”

 

  西索又一次抬起了自己的手臂,这一次他抬起了受伤的右臂,刚刚大幅度的动作令血液再一次渗透出来。库洛洛上前一步,左手握住西索的手腕,右手覆在西索的伤口处,运用能力,治疗起受伤处。乳白色的光晕升起,纱布下的皮肉正快速的生长愈合。库洛洛真的是一点也不适合这样的颜色呢,西索恶劣的想到。伤口再看不出一点痕迹,库洛洛却没有停止,他一点一点的将光晕缠绕进西索的血液,顺着血管来到西索的心脏处。

  全身上下充斥着温暖的感觉,舒适得令西索发出一声满足的喟叹,暖意充斥了整个胸腔西索也未感到任何不适,他勾起嘴角沉吟道“库洛洛,你真棒。”这种全身经脉顺畅的感觉让西索不自觉的绷紧脚尖,一个又一个循环过去他觉得自己的身体都变得敏感了。

 

  库洛洛停下了动作,右手攀上了西索的脖子,就像西索对他那样,一下一下触碰着红发男人的脸颊,脖颈甚至是耳垂。西索只觉得浑身麻酥,他呻/吟出来,再一次感叹“你真棒。”西索明显的感觉到体内的不和谐因素已经不见了,病毒经过“清洁”反而增强了他的身体素质。

  “我们该走了。”这一次,库洛洛收回手不再有任何旁的动作,他双臂环绕抱在胸前,神情淡漠的看着西索,他的眼睛重归平静。

  “直接去流星街么。”西索也站直了身子与库洛洛对视,即使不能够与库洛洛打上一场,去老家伙们那里闹上一场也是令人愉悦的。

 

  驾驶着从库洛洛的[不可思议便利大口袋]里取出来的跑车,西索也不得不感叹,只要有条件的话库洛洛是丝毫不会委屈自己的。车上的装备一应俱全,枪械,食物,医疗用品甚至连崭新的衣物都有。如果不是时间太仓促,这家伙恐怕会打包一架飞机吧,西索想到。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库洛洛没有任何言语,胳膊搭在窗边,一手撑着脑袋望向前方。

  太阳缓慢的探出头来一点一点的将前路照亮,在离流星街还有不足一公里的地方,库洛洛让西索停下了车。

  两人装备好武器,下了车,徒步走进流星街。

 

  西索有些不适晃了晃手上的Mp5,轻巧的重量令他不太习惯,他更常用的是Micro Tavor不论是质量还是射速,甚至是产生的后坐力都更能令他在战斗中产生快感。库洛洛并不管西索的这些小毛病,径自向流星街的内部走去。

  流星街的外围人很少,大部分人都集中在中部,中心位置就是那群长老呆的地方了。

  小山高的垃圾堆挡住了初升的阳光,背光处显得有些森冷。四周静谧的可怕,只剩下两人的脚步声和枪支不时碰到衣饰上的声响。

  蓦的库洛洛停下了脚步,西索警惕的转过身,背对库洛洛,握住枪柄随时准备射击。

  两人同时以自己为圆心张开了半径为5米的圆,继续向前走去。当他们经过又一堆垃圾旁边时,一阵哗啦声响起,接着粗重的喘息声越来越近,当第一只丧尸出现在圆的范围内时西索第一时间锁定了目标,端起枪“突突”地扫射起来。丧尸的大脑被打中,砰的一声重重摔倒在地上。

 

  随着枪声的响起,周遭再不复平静,丧尸独有的喘息声开始响起,他们像是在传递着信息,此起彼伏,一声接着一声。

  西索,库洛洛不约而同的加紧了前进的速度。

  令他们感到奇怪的是一直到他们到了中部也再没有第二只丧尸出现在他们面前,但喘息声并有一刻停止过,有时感觉声音就出自他们的脚底,但在圆的范围内他们无一丝一毫的感知。

  库洛洛再一次停下了脚步,收起了圆。西索一挑眉,同样的收起了圆。

  就在圆消失的那一瞬间,从四面八方甚至从土地里都涌现出了丧尸,他们将西索和库洛洛围在了中间。

 

  库洛洛用上凝从容的开枪射击,西索笑了起来,同样开始了扫射。

  一波丧尸倒下了,又有另一波丧尸填补上来,他们知道自己的实力是比不上中间的人的,他们想用车轮战消耗西索和库洛洛的体力。

  瞧瞧,这群怪物懂得用计谋了。人类历经千年才进化出的智慧,这群怪物却在短短两周的时间学习了很多东西。

  不过,怪物永远是怪物,被病毒控制大脑的生物是不具备运转社会的能力的,他们只有最原始的欲望——食欲。不论他们学习了如何多的东西,最终只是为了满足他们唯一的需求,食欲。

  所以,即使有了浅陋的智慧又能怎样呢。


-------------------------------------------------------------------------


很羞愧的说一句小天使们能当做我没说过双更么ORZ

十分的抱歉我没料到清明节老师还布置了辣么多作业(土下座)


感谢看我文文的小天使们,谢谢你们的喜欢!笔芯!

评论(12)

热度(17)